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阅读网 > 资讯 > “行动的意义——刘彦湖新作展”将于宝龙美术馆启幕

“行动的意义——刘彦湖新作展”将于宝龙美术馆启幕

时间:2019-11-08 03:52:20编辑:

  南都记者获悉,“行动的意义——刘彦湖新作展”即将于11月9日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启幕

  南都记者获悉,“行动的意义——刘彦湖新作展”即将于11月9日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启幕。此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、同济大学、上海市闵行区文化和旅游局、巽汇和宝龙文化发展基金共同主办,孙周兴担纲策展,寒碧作为学术主持,严善醇为展览总监。

  刘彦湖1960年3月生于黑龙江省,原籍吉林磐石人。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;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;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院研究员。此次展览将展出刘彦湖的一系列具有观念性和实验性的书法作品。这些作品既内蕴传统书学精髓,又接续当代艺术精神,具有一种因“行动”而获得的新鲜、奇崛和果敢。

  策展人周兴认为,刘彦湖“心思属水”,性格波澜不惊,然而他的“专业从物理学到古埃及学,最后转身成就为一位书法大家,表明水性也可能是一种革命性。这种被掩饰的革命性是刘彦湖艺术中最内在的要素。只有在跟人讨论艺术时,只有在他的书和印中,刘彦湖才会透露出这种战斗精神。”

  艺术家刘彦湖在当代书法上用力已久。此公旧学功夫极深,其学养已经超出我的清晰评判的范围;他在书法上更是五体皆通,而且仿佛已经自成一体了。旁人有此评价,他自己也是知道这些的。一般书者有了这等资本,大抵是可以戴金佩玉,悠哉游哉了。偏偏刘彦湖不是这种穿大褂、摇芭扇的“国学骗子”。要我说,刘彦湖是一个天真的和真诚的书者、学者和行者。

  作为书者,刘彦湖已经突破了书法的形式语法的范限,这就是说,他已经进入书之化境,可以自由地书写了——而自由书写难道不是书法的本源之义吗?再者,刘彦湖的学者身份使他能够公正地打量和研判传统,从世界艺术史和人类文化史的角度来审视和体察书之意义;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他对世界当代艺潮和思潮保持着高度开放,而且极为敏感,观察人世之裂变,深知这已经是一个自由生动的、语义漂移的世界,而书者必走出一步,实现对书法语义的解构。在刘彦湖近些年来的创作中,我们不难看到,这种解构工作是靠着多半具有反讽和戏谑意味的对置、拼贴、重复等非常态的疏异化方式来进行的。

  完成上述两步,刘彦湖就行至当代艺术之境了,因为突破语法和解构语义,正是作为当代艺术的书法的前提性步骤。

  对于书者身份的刘彦湖来说,这当然是冒险之举。虽然有现代书法运动的各种实验,但总的看来,书法界和公众对当代艺术的态度令人气馁,书者一有变异之心和革新之举,马上就会招来非议,甚至引来攻击和谩骂之声,仿佛书法可以与世界之变和文字之变无关似的,又仿佛当代艺术是书法的一大克星似的。这是为何呀?我想主要原因在于,大家都愿意把书法当作中国(汉字文化圈)独有的“国粹”,是要好好保存和保护的,尤其要防止当代艺术的野蛮侵入。殊不知书法才是最当代的艺术!——因为当代艺术本质上是观念艺术,而在林林总总的艺术样式中,写字造型的书法难道不是最直接地贴近观念的么?

  书法之所以是最当代的艺术,还在于书法是行动的艺术。这话听起来难免有点问题:我一方面说当代艺术是“观念艺术”,另一方面却又说当代艺术是“行动艺术”,这话对吗?当然没错。如果说“什么”是内容(语义),“如何”是形式和关联(语法),那么我们要追问的是,这两者是如何被发动起来的呢?——只有通过行动。行动意义优先,这本来就是20世纪思想的最大共识之一。落到我们的书法上面,令人遗憾的是,我们好像永远只会阔谈“修身养性”,却很少把“修”和“养”理解为实际“行动”,更不能理解“行动”的“意义”。我想,是时候了,我们得把书法看作最行动的艺术。若然,我们便可确认书法的当代性——作为“观念艺术”和“行动艺术”。

  刘彦湖是一个“行者”,虽然他心思属水,平常行止如湖水一般沉稳,不卑不亢,波澜不惊;但我以为,水也有“二重性”,刘彦湖的专业从物理学到古埃及学,最后转身成就为一位书法大家,表明水性也可能是一种革命性。这种被掩饰的革命性是刘彦湖艺术中最内在的要素。只有在跟人讨论艺术时,只有在他的书和印中,刘彦湖才会透露出这种战斗精神。而刘彦湖已经在书法之“语法-语义-语用”——如果可以套用当代语言学的术语——三维度上开展的书写变革行动,明显是一种深谋远虑的总体艺术实验了。

  我们完全可以期待,作为“书者”和“学者”的刘彦湖成为一个更豪迈的“行者”,一个当代艺术的“行动主义者”。